第84章 战(1)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????郑拓平日里虽说为人刻薄刁难了一点,但起码的礼数总是尽的。

????如今乃是头一遭,慧鉴不禁一怔。

????但他以平常心看世,瞬又释怀,知郑拓心中怒意难平,才出此一言,不禁一弯腰,喊了声“阿弥陀佛”。

????解铃还须系铃人,慧鉴又看向文小白,道:“不如就由文施主先停手,待得天下英雄定夺此事不迟。施主放心,有老衲在此,还能保得你的周全。”

????文小白正与四人对剑,见郑拓跳出去,手上压力一减,又听得慧鉴呼唤自己,不禁快斩几剑,缓下诸多攻势,回道:“在下两个兄弟的死,尚还由不得他人定夺,此事自当由在下处理。便是伤在这里,死在这里,也是在下心甘情愿的。”

????话音刚落,郑拓随着三大长老再度提剑杀来……

????白芷生怕文小白吃亏,轻功一提,踏上擂台,手上青锋几挥,数道剑气便涌向青茫派三人。

????谁知,刚到中途,凭空一道劲气陡现,白芷诸多威势俱是消弥无形。

????白芷看向冲虚,道:“冲虚,我念峨眉与武当数代交好,郭襄祖师与张三丰真人又更是生死之心,所以我才几度忍让。若你今日阻我,休怪我不念两派之交。”

????冲虚一甩怀中拂尘,亦是跳上来,道:“此刻乃是中原生死存亡之际,若你再进去一闹,恐怕中原便不攻自破。今日,贫道说什么也不让你进退半步。”

????“你……”白芷一喝。

????不过其心知冲虚老道脾气虽好,但犟起来,却是谁也拉不住的。

????白芷自忖真与冲虚打将起来,一时半会儿脱不得身,更遑论相助文小白了。

????白芷一急,对文小白喊道:“文贤侄,要不你先停下,此处有慧鉴方丈主持大局,你吃不得亏。况且青茫派这四个人物,算得上中原有数的高手。若是合起手来,便是君天都得忌惮几分,你万不是他们的对手。”

????此事原是由慧鉴和冲虚一齐做主,只是此刻其心中着恼冲虚,便全将此事托付在慧鉴身上。

????文小白压力极大,一句话也回不出,所对四人皆是中原一流高手,又是联手,威力不同凡响。

????若不是凭着手中“蝉翼”的踪影难寻与身上几大奇功的奥妙,此刻早已身死。

????白芷亦是看出文小白处境不佳,不再犹豫,长剑扬起,身子腾挪,便欲相助进去。

????冲虚不甘示弱,拂尘倏地甩出,缠上白芷的肩膀。

????白芷瞬觉右臂酸麻。

????这一下,并非是拂尘有毒,而是冲虚功力奇绝,一招一式,皆是含了太极劲力在内,被稍一挨着,便会觉得酸痛。初始还无什么,时间一长,太极劲愈加强势,中招者不战自败。

????白芷暗道一声不好,回剑一砍。

????拂尘白丝有如长眼,剑未至,身已回。

????冲虚不多停歇,左手成掌,便来拿白芷。

????白芷数度被阻,无名火大起,起手便是峨眉精要剑法“指点江山”。

????两人渐渐纠缠起来,一时半会儿分不出胜负……

????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????文小白的处境却实在不好。

????他被四人紧紧困在最中,前面,后面,左面,右面,都是连绵不绝的攻击。

????顾得一面、两面,却绝难再防得其他。

????文小白已如困兽一般,任着身子仅余的力气、内力将诸般招式打出。

????郑拓四人愈打愈烈,愈打愈凶,将这些年平静生活的积蓄悉数使将出来。

????场中四处剑影如雷,轰鸣作响,将中原十一大派之一的气势展现得满满当当。

????文小白如被四只老猫围住的老鼠,虽是奋力,却不免后劲不足。

????其余众人无不扼腕叹息。

????其实明眼人皆知是青茫派不对在先,文掌门却豁命报仇,着实令人钦佩。只可惜,其初生牛犊,不懂时势,便要将一条大好的性命白白送在此处。

????有人叹道:“这文小白实在年轻!若他能忍过这一阵,待日后功夫精进,再来寻仇,不是手拿把攥的事吗?”

????“谁说不是呢?据说其现在不过二十岁左右,能有如此作为,已是了不得了。今日死在这里,真是老天无眼啊。”有人开声附和道。

????文小白自然听不得别人在说什么,他感觉身边几人如同高岳厚山,压得心头直喘,落败不过就是百来招的事。

????但肆、伍两兄弟的死与他是绝脱不了干系的,文小白早无生意。

????他并非是想报仇什么的,就算杀了眼前几人,肆、伍两兄弟亦是活不过来。

????他只是在找,在找公理。

????这公理绝不是少林、武当来和稀泥能得出的。要用血,殷红的血才能将它洗刷出来。

????哪怕今日身死,文小白也绝无退意。

????一个赴死之人,心中确实没什么可怕的。

????屋漏偏逢连夜雨――

????一向与青茫府交好的崆峒派掌门张子生见着场中局面有些焦灼,岂能甘心漠立一旁,大喝一声:“郑兄,老夫来也!”

????张子生比之郑拓更是强而有余,若他出手,文小白更是速得落败。

????正当此时,一道掌风携着劲气轰向张子生。

????张子生心中一颤,连闪数丈,失声道:“真武掌?”

????君天竟然站出,道:“张掌门,青茫派以多欺少,已成了江湖笑柄。你若再强加一腿,恐怕极不合适吧?”

????此话虽是为青茫派着想,但实则为文小白辩解居多。

????张子生自忖不是君天的对手,讪笑两声,借坡下驴道:“君家主所言极是,是老夫考虑欠周,幸亏君家主指点,才免了一番口舌。既然如此,老夫便静观其变好了。”

????张子生犯不着为了一个郑拓与君家交恶,微一思量,便将之前念头作罢。

????君天轻轻一笑,不说好,也不说坏,负手而立,看向台上。

????其一生做事磊落,不愿污了君家一丝的名头,只恨当日“龙血经”一况,白白让文小白背了黑锅。

????因此这些日子以来,君天辗转反侧,一刻也难以安睡,几月下来,比之当初消瘦许多。

????今日,见文小白危难,才出言相助……
上一页 ?????? 返回目录 ??????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